远古神话与民族文化精神_希腊神话_希伯莱神话与中国神话之比较_陈秋红

发布于:2021-10-16 04:31:28

东方论坛

2001 年第 2 期

远古神话与民族文化精神
——希腊神话、 希伯莱神话与中国神话之比较 陈 秋 红
内容提要: 远古神话与民族文化精神的关系是双向互动的: 对于远古神话的理解有利于探究民族文化间精神 的渊源及发展轨迹; 而对于当今民族文化精神的把握又有益于我们理解古代神话。 古代希腊神话、 希伯莱神 话和中国神话在 “神与自然、 神与人、 神与神” 的关系上既表现出神话的某些共有特性, 又表现出不同民族特有 的文化精神, 而这种文化精神又孕育、 塑造了不同的民族文化品格。 关键词: 神话; 神话精神; 民族文化; 双向互动 中图分类号: I3 706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527110 ( 2001) 0220024205   法国年鉴学派的创始者马克?布洛赫曾经说 过:“古今之间的关系是双向的。 对现实的曲解必定 源于对历史的无知; 而对现实一无所知的人, 要了解
② 的夜神纽克斯……。

——赫西俄德 《神谱》

起初, 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 渊面黑暗; 神

历史也必定是徒劳无功的。 ① 远古神话对于民族文 ” 化精神的影响同样是由古及今、 广泛而又深刻的, 二 有利于探究民族文化间精神的渊源及其发展轨迹; 者之间的关系同样是双向的: 对于远古神话的理解 而对于当今民族文化精神的把握又有益于我们理解 个方面对以上问题作些分析和探讨。 一、 神与自然

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要有光。 就有了光。 说 ” 神看光 是好的, 就把光暗分开了。 神称光为昼, 称暗为夜。 有 晚上, 有早晨, 这是头一日。 —— 《圣经?旧约》 天地混沌如鸡子, 盘古生其中。 万八千岁, 天地

古代神话。 本文拟从 “神与自然、 神与人、 神与神” 三

开辟, 阳清为天, 阴浊为地。 盘古在其中, 一日九变, 神于天, 圣于地。 天日高一丈, 地日厚一丈。 如此万八 千岁, 天数极高, 地数极深, 盘古极长。……故天去地 九万里。 —— 《太*御览》 卷二

这里的 “自然” 包含有 “宇宙、 世界” 等意。神与自

然的关系, 关键在于神与自然谁是创造者, 谁是被创 着, 神产生于这世界中间, 那么这世界从何而来? 如 果世界是神创造的, 那么神又从何而来? 古代希腊神 显示出不同的民族文化品格:

造者, 即谁是第一性的问题? 如果世界原本就存在

  比较以上三则神话, 我们发现原始初民所想像 的自然与世界的最初样子总是相同的: 这便是 “混 沌 ” 即所谓 , “混沌初开, 乾坤始奠” 但 , “混沌” 之后, 神创造天地的方式与过程却大不相同。 前者正好说 明了神话与人类的某些共性, 所谓 “全世界的神话都
③ 是相似的” ; 后者却渐渐塑造出各民族不同的文化

话、 希伯莱神话与中国神话对同一问题的不同回答

  最先产生的确实是卡俄斯 ( 混沌) , 其次便产生 该亚—宽胸的大地, 所有一切的永远牢靠的根基, 以 及在道路宽阔的大地深处的幽暗的塔耳塔罗斯、 爱 神厄罗斯—在不朽的诸神中数她最美, 能使所有的 神和所有的人销魂荡魄呆若木鸡, 使他们丧失理智, 心里没有了主意。 从混沌还产生出厄瑞玻斯和黑色

精神, 或者说正由于各民族不同的文化品格限定了 他们所创造出的神话也必定有着某种程度的不同。 在希腊神话中,“混沌” 本身就是神, 他是最初的 神, 由他再产生出其它的神,“万神” 之主宙斯只是他 的后代。 希腊神本身就是宇宙或世界的一部分, 因

24

此, 神产生神, 便是神在创造着宇宙与世界。至于 “混 沌之神” 如何产生出以后的神, 希腊神话语焉不详。 由此看来, 希腊神与自然没有分离, 神不是自然的主 体, 而是与自然一体。 其次, 主神宙斯是在天地被创 造之后才来到这个世界, 他与创世无关, 只是统治管 理着这个世界。 因为宙斯是在世界之内统治管理着 世界, 因此他也局限于这个世界; 因为宙斯的局限, 所以需要其他的神来补充和协助宙斯管理这个世 界。 这就决定了: 希腊神话不可能是一神的世界, 而 必定是多神的世界。 在希伯莱神话中, 神在天地之先, 在天地之外创 造世界, 因而不受时间与空间的局限: 没有起源, 也 就不可能有终结; 没有形体, 也就没有大小, 因此也 不可能用空间来加以限定。我们只知道 “神的灵运行 在水面上” 神的灵看不见、 , 摸不着, 无法描述, 因此 我们不能说他是什么, 只能说他不是什么。神创造了 这个世界, 但他自己却不在这个世界之内; 神是这个 世界的原因, 但他自己却没有原因; 神是世界的中 心, 但中心却不在世界之内, 正如米兰?昆德拉所 说, 以色列是欧洲的心脏, 但却长在母体之外一样; 这世界是神创造的结果, 但结果却不能倒转过来限 定原因。 因此, 这种没有局限、 不可限定的神很容易 成为宗教意义上的神。 神如何创造这个世界? 他只是 说, 并不需要行动, 他用语言创造了这个世界。 神如 果行动就必定会带来神的局限, 因为任何行动都必 定包含着行动的主体和行动的对象 ( 客体) , 主客体 的分离就是矛盾, 有矛盾的神不可能是真正意义上 的神。 《圣经?约翰福音》 对此有着更为明晰的表述: “太初有道, 道与神同在, 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 在。 万物是藉着他造的; 凡被造的, 没有一样不是籍 着他造的。生命在他里头, 这生命就是人的光。 这里 ”
( “道”w o rd ) 即言说和词语之意,“道” 即上帝的语言,

词 来源于希腊语逻各斯 ( logo s) , 意即 “语言” 、 “定 义” 是关于每件事物是什么的本真说明, 是由语言 , 表达的最终真实。 这样古希腊的文化便与上帝的声 音合二为一, 共同塑造着西方的文化精神。今天西方 的后现代主义虽然竭力要解构逻各斯中心主义, 但 它自身似乎并没有离开这一中心, 它依然借助逻各 斯来解构逻各斯, 其自身的局限不言而喻。 在中国神话中, 创造天地的神盘古有着巨大的 局限。盘古生于天地之间, 因此他在时间与空间上均 有局限: 在时间上, 他既有生, 就必有死 ( 盘古果然有 死, 他死后化为山岳、 日月、 江海、 草木) , 尽管他可以 活万八千岁; 在空间上, 他上有天, 下有地, 盘古虽然 极长, 但他不可能超越天地。 盘古有形, 他在天地之 内, 因此他不可能大于天地。 盘古如何创造天地呢? “盘古将身一伸, 天即渐高, 地便坠下。而天地更有相 连者, 左手执凿, 右手执斧, 或用斧劈, 或以凿开, 自 是神力。久而天地乃分, 二气升降, 清者上为天, 浊者 下为地, 自此混沌开矣。 这里的盘古, 哪里是神, 分 ” 明是一个劳动者的形象。 因此, 较之 《旧约》 中的神, 盘古显然缺少神性; 较之希腊神, 中国神话中的神具 体实在, 富有生活气息, 但缺乏抽象性和神秘性。 二、 神与人 大凡神话中总是神创造了人, 但各民族神话中 神创造人的目的、 方式、 过程却大异其趣。 从这种不 同中我们又可以追寻、 探访到民族文化精神的不同。 下面我们先将古希腊、 希伯莱与中国的有关 “神造 人” 的神话摘录如下:   一个先觉者普罗密修斯, 降落在大地上。他撮起 一些泥土, 用河水使它润湿, 这样那样地捏塑着, 使 它成为神氏—世界之支配者的形象。 为了给与泥土 构成的人形以生命, 他从各种动物的心摄取善和恶, 将它们封闭在人的胸腔里。在神氏中他有一个朋友, 即智慧的女神雅典娜; 她惊异这提坦之子的创造物, 因把灵魂和神圣的呼吸吹送给这仅仅有着半生命的 生物。 ——斯威布 《希腊的神话与传说》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 乃是照着他的形象 造男造女。 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 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 他 就成了有灵的活人, 名叫亚当。 —— 《圣经?旧约》

这正如暗合了 “神话” 一词的本意。 神话 (m yth , 亦为
m ytho s ) 一词源于希腊词语根 (m u ) , 这一词根意为

用嘴发出声音, 因此, 神话是原始民族的圣经, 上帝 用语言创造世界便是最原始意义的 “神话” 。这以后, 虽然上帝的声音渐渐被人的声音所替代, 人用语言 和理性建造的巴比伦之塔代替了上帝的声音, 但是, 语言的中心或重要位置却并没有因此而被其他内容 所替代, 反而构成了西方十分强大而又渊远流长的 逻各斯中心主义 ( logocen trism ) 。逻各斯中心主义一

25

“俗说天地开辟, 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 剧 务, 力不暇供, 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故高贵者, 黄 土人也; 贫贱凡庸者, 人也。 ” —— 《太*御览》 卷七十八   从以上三则神话来看, 人均是神用泥土塑成的。 但神按什么标准造人, 怎样造人, 以及造出怎样的 人, 却并不相同。 比较而言, 希腊神话和希伯莱神话 大体相似。 在这里, 神均按照自己的样子或形象造 人, 而且, 神是先造人之肉身, 然后再将 “灵魂” 、 “呼 吸 ” “生气” 或 送入人体, 仅有肉身之人还只能算是 “半生命的生物” 有了灵魂和生气的肉体, 才是 , “有 灵的活人” 。这里有两点以后渐渐塑成了西方悠久而 又强大的文化精神内核: 1、 人是仅次于神的 “宇宙的 精华, 万物的灵长” 。在希腊神话中, 天地初创,“鱼在 水里面嬉游。飞鸟在空中歌唱。大地上拥挤着动物。 但还没有有灵魂可以支配周围世界的生物” 。于是普 罗密修斯创造了人, 因此, 人是这个世界的支配者, 而世界成了被人支配的对象; 人是有灵魂的主体, 而 世界成了被人的灵魂思维着的客体。在 《圣经》 , 神 中 对他创造的人说得更加清楚,“要生养众多, 遍满地 面, 治理这地; 也要管理海里的鱼、 空中的鸟, 和地上 各样行走的活物” 人与世界、 。 人与自然的关系由此 分离、 对立, 成为管理与被管理、 征服与被征服的关 系。 马克思在论述神话时似乎也有意强调了这种分 离,“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 支配自然力, 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 , 这使得人类的 自我中心主义精神更为膨胀。 由于自然是物, 是死 的, 是不同于人类的另一世界; 由于人类是最接*神 的存在, 所以, 人类理所当然地要征服其他生物和自 然, 使其为人类服务。这一传统后来便渐渐成了西方 科学文明的基础, 其结果是: 一方面西方人开始肆无 忌惮地开发、 利用、 征服、 掠夺自然, 自然科学研究由 此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和成就; 另一方面, 伴随着 对自然的疯狂掠夺, 自然被严*苹, 人类的生存环 境变得愈来愈恶劣。 2、 人的肉体和灵魂原本是分离 的,“灵” “肉” 与 对立的历史与人类的发展史一样漫 长。 这一传统贯穿在西方的文化精神之中。 歌德在 《浮士德》 中有一段名言:“有两种精神居住在我的心 胸, 一个要想同别一个分离! 一个沉溺在迷离的爱欲 之中, 执扭地固执着这个尘世; 别一个猛烈地要离去 风尘, 向那崇高的灵的境界飞驰。 灵魂和肉体的分 ”


离如此强烈, 贯穿于浮士德的一生, 乃至歌德的一 生。在托尔斯泰笔下, 有着一个精神的涅赫留朵夫和 一个肉体的涅赫留朵夫。在陀思妥耶夫斯基那里, 上 帝将灵与肉抉择的自由交给了人类, 无疑是一种残 酷的自由, 因为人类的弱小, 个人永远无法面对并作 出这一选择。总之, 灵与肉的分离构成了西方文学中 绵绵不绝的形象和主题……。 在中国神话中, 女娲照什么样子造人, 我们不得 而知, 但至少不是按照男性神的样子来造人, 也不是 按照女娲自己的样子来造人, 因为女娲自己是 “人首 蛇身” 这样, 受人顶礼膜拜的女娲还保留着动物的 。 形貌, 那么, 由女娲创造的人类, 其地位和价值就不 可能高于女神自己, 也不可能高于其他的动物和生 物, 同时, 女娲造人, 灵肉一体, 并不分离, 这就为人 类同大自然*等相处、 和谐发展提供了神话学的依 据, 也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 “天人合一” 精神提供了 某种依据。因此, 在中国神话中我们看到常常不是人 与自然、 世界的分离对立, 不是管理与被管理、 征服 与被征服的关系, 而是二者的和谐同一。这一传统以 后便成了中国文化精神的主要内容, 其结果是: 一方 面, 中国人对自然的开发和利用总是有所节制、 有所 保留, 这就妨碍、 制约了自然科学尤其是*现代自然 科学的发展; 另一方面, 由于人类同大自然处于一种 *等、 亲情的关系中, 自然由此得到了保护, 人类也 完善了自己的生存环境。 遗憾的是现代中国在吸纳 了西方的科学文明精神之后, 却割裂了同中国传统 文化精神的内在联系, 致使中国现代文化朝着西方 的方向迅猛发展, 其对自然的破坏较之*现代的西 方也常常有过之而无不及。 中国有关人类起源的神话还有一点不同于希腊 神话和希伯莱神话, 那就是: 人类的创造者是一位女 性! 在希腊神话中, 是男性神普罗米修斯用泥土造 人。 在 《圣经?旧约》 ,“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 中 , 造出来的第一个人是男人, 名叫亚当。接着,“神就用 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 造成一个女人, 领她到那人跟 前。 那人说:‘这是我的骨中之骨, 肉中肉, 可以称她 为女人, 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 ” ’ 显然, 作 为西方文化的两个源头—— 古希腊神话和古希伯莱 神话—— 在人类起源故事中是男权主义在起着支配 作用。 这种 “男先女后” 的神话在女权主义的文化视 角下显然是父系制的产物。 因为人类在现实生活中 见到的所有的人都是女人所生, 如果循此推导, 世界

26

上的第一个人应该是女人。然而, 这一结论是以父权 为中心的社会不能接受的, 男人要把生女人的优先 权置于自己的名下, 于是顺序只好颠倒过来。男性神 不仅创造了一切, 也创造了人类, 包括女人。 那么, 中国的创造人类之神为何竟是一个女性 呢?《说文》 :“娲, 古之神圣女, 化万物者也。 山 里说 ” 《 海经?大荒西行》 郭亚注:“女娲, 古神女而帝者。 学 ” 者们一般认为, 这是史前时代母系氏族社会现实的 一种反映。 不过, 我们在同古希腊神话比较后发现, 古希腊神话中虽然有反映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转 折与过渡的神话, 但除了埃斯库罗斯的 《俄瑞斯特 斯》 这一剧本由于恩格斯的揭示而显示出特别的母 系社会的历史意义之外, 在别的神话里却再难窥探 到母系氏族社会的现实。 而希腊神话又是以其体系 完整、 时代久远而著称于世的。古希腊神话显然是父 系社会的产物。这样,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女娲在中国 神话中所处的中心和重要位置, 便决不只是简单地 将其解释为对母系氏族社会的反映了。由此, 我们或 许可以作出两点推测: 一、 中国有关女娲的神话在时 间上和在社会发展形态上都要早于古希腊神话; 二、 有关女娲的神话长期在民间流传, 影响悠远, 而在中 国确立了父系制后, 并没有将她改编成一个男性神, 这不能不说中国文化传统中女性意义与女权意识历 史悠久, 深入人心。中国神话的历史化特征是世人有 目共睹的, 而女娲这一神话却并没有被历史化, 这不 能不引起人们的兴趣和思考。 女娲补天的神话可以说是更进一步证实了我们 以上的推论。 《淮南子?览冥训》 中这样记载:“往古 之时, 四极废, 九州裂; 天不兼覆, 地不周载……。 于 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 断鳌足以立四极, 杀黑龙 以济冀州, 积芦灰以止淫水。 ” “考其功烈。上际九天, ( 下契黄垆; 名声被后世, 光晖重万物。 《淮南子?览 ”
) 冥训》 笔者认为, 女娲的这种非凡的业绩以及她长

谱》中国神话中神与神的关系却零散并缺乏血缘联 ; 系。三大神话体系何以具有如此不同的特点, 这一特 点又是如何影响着民族文化精神, 这是我们下面将 要探讨的问题。 《圣经》 中的一神神话似乎不应是这里讨论的问 题, 因为这里不存在神与神之间的关系。这个唯一的 神似乎可以直接等同于宗教的神。 上帝的存在证明 了一切, 而上帝自身却不再需要任何证明。上帝是世 界上纷繁复杂的万物背后的最高最后的原因, 正是 他决定了各种具体事物何以为各种具体事物, 何以 具有这样的性质, 并且以如此这般的方式生存、 发展 和灭亡。这个上帝构成了西方历史悠久、 根深蒂固的 逻各斯中心主义。 《神谱》 的主要内容就是述说宙斯诸神和奥林匹 斯诸神的诞生, 即他们之间的亲缘关系,“最先产生 的确实是卡俄斯 ( 混沌) , 其次便产生该亚—— 宽胸 的大地, ……” 大地母亲的后裔以天神乌兰诺斯系为 主系, 最为繁盛, 一传至克洛诺斯, 二传至宙斯。宙斯 打败了提坦和提丰, 确立和保住了对全宇宙的统治 权, 给诸神分配职司。 此后便是宙斯的子女雅典娜、 阿波罗等的出世, 女神和凡间男子生了半人半神的 英雄们。 《神谱》 以奥林匹斯神系为归宿, 把诸神纳入 了一个单一的世系, 这不能不说是希腊神话的进步。 美国哲学家梯利说: 神谱学比神话前进了一步, 它试 图用理性来说明神秘的世界, 解释被设想为掌管自 然现象和人类生活事件的主宰者的起源。因此, 神谱 学距离科学和哲学已只有一步之遥了。 中国神话零散, 神与神之间几乎没有什么联系, 更少有亲缘关系。茅盾先生在他的 《神话研究》 , 将 中 中国神话分为彼此无甚联系的六大类: 天地开辟的 神话; 日月风雨及其他自然现象的神话; 万物来源的 神话; 记述神或民族英雄武功的神话; 幽冥世界的神 话; 人物变形的神话。总之,“中国神话不但一向没有 集成专书, 并且散见于古书的, 亦复非常零碎, 所以 我们若想整理出一部中国神话来, 是极难的。 ⑤ 中国 ” 神话没有走向神谱学, 更没有走向宗教, 倒是渐渐走 向了历史。 希腊神话与中国神话都是 “多神” 的世界, 多神 就意味着对神的限制, 因而这里的任何神都不可能 是无处不在、 无所不能的。神的这种局限和无能说明 神的地位非常接*人, 这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 “神 人同形同性” 的特点。色诺芬尼说:“荷马和赫西俄德 把一切在人类那里都要受到谴责的丑事, 如偷盗、 通

久地受到人们的顶礼膜拜, 是否意味着中国 “女性意 识” 的源远流长。 三、 神与神 就神与神之关系而言, 古希腊神话同中国神话 更为接*, 而同希伯莱神话迥然不同。希伯莱神话是 “一神” 之神话, 除了上帝耶和华, 不再有别的神,“摩 西十戒” 的第一条就是:“除了上帝外不可敬拜别的 神。 希腊神话与中国神话具有更多的人性, 神与神 ” 的关系常常就是人与人的关系, 但是, 希腊神话中神 与神的关系清晰、 完整, 有可供查询亲缘关系的 《神

27

奸和欺骗别人等都加诸于神。 ⑥ 神被还原于人, 并且 ” 还远不如人, 这便是将神人化。中国神话具有一种对 现实生活的积极进取精神, 如盘古垂死化身, 女娲功 成身退; 鲧违帝命, 盗息壤以治水, 帝令祝融杀之于 羽郊, 死三岁不腐, 剖之以吴刀, 化为黄龙, 又腹中生 禹, 禹继鲧志, 历尽艰辛, 终于完成了治水大业; 帝女 没于水, 化精卫鸟衔木石以填沧海; 夸父追日, 化邓 林以荫后人等等, 这表明中国神话歌颂的是劳动, 赞 美的是意志, 表现的是强烈的正义力量和英勇的献 身 精神, 因此, 中国的神其 实 是 “人 所 应 当 有 的 样 子”是人民的英雄, 这便是将人神化。 , 希腊神话 “将神人化” 与中国神话 “将人神化” 的 特点既有着历史文化的背景, 又对中、 ( 西) 文化精 希 神的形成和发展起着重要的影响和制约作用。 希腊 是海洋国家, 首先发展起来的是商业和交通, 商业的 目的就是获取最大的利润, 这样商业的发展必定会 刺激人们的各种私欲的发展, 所以,“希腊人中, 自始
⑦ 至终在男子当中流行着极端的自私自利” , 随着私

联系的、 自生自灭的。 在希腊神话里, 万神之主宙斯也只能把一个人 的死推迟一下, 最后还得听命于命运女神, 而且人类 也有自由意志, 他们不是神的玩偶, 阿格琉斯就自己 选择了自己的命运。 希腊神最大的优势或许在于他 们的长生不死, 这较之中国的有生有死的神, 虽则他 们超越了死亡, 但却由此而缺乏尊严, 因为中国神话 中的神能在死亡面前作出自己的选择, 而希腊神却 无此必要。正是死亡赋予中国神的行为以意义, 因为 在人类看来只有死亡是最后的裁定, 不可变更, 因此 我们通过盘古之死、 女娲之死看到了神的尊严, 体味 到了神的精神, 当然, 这实际上原本就是人的尊严、 人的精神。 美国神话学家大卫?李明说:“神话就像人类所 关切的事物一样地真实。 当我们失掉了感受神话的 能力时, 我们也就失掉了同体现最基本和最普遍人 性的事物的联系。在一种真实的意义上说, 当一个社 会不再能够体验神话的时候, 它也就失去了它的灵 魂。 ⑧我们庆幸我们还没有失掉感受神话的能力, 虽 ” 然现代社会的工业文明正在一点一点地蚕食着我们 的这种能力。古老的神话精神已经铸就了民族之魂, 即使我们并没有经常地自觉地去感受神话, 神话精 神也不会离我们远去。 “要了解一个国家或民族, 首
⑨ 先应该了解它的神话” 袁珂先生的这句话, 可以作

利在社会上的合理化、 合法化, 与自私自利相伴的 “偷盗、 通奸和欺骗别人” 等等也便成了希腊人正常 的、 无可非议的精神品格了, 希腊人再将这些品格赋 予他们心中的神, 也就顺理成章, 自然而然了。 希腊 神话的这种对人的欲望、 权利、 享乐的强调, 以后又 成了西方人本主义传统的文化精神源头。 中国是大 陆国家, 首先发展起来的是农业。农业的根本在于土 地, 土地搬不走, 所以要定居, 定居后繁衍, 故有大家 族, 有家族崇拜, 有 “家邦社会” 于是也就有了儒家 , 学说, 儒家学说中的 “修身齐家治国*天下” ,“君子 自强不息” 的精神应该说既是中国神话精神的合理 延伸, 又反过来制约着神话的传播和定型; 农业的关 键还在于勤劳节俭、 团结合作, 以及与各种自然灾害 作不懈斗争, 所以中国神话赞美一砖一石的劳动, 歌 颂坚韧不拔的意志, 崇尚温柔敦厚的恬静美。 同时, 古代希腊由于商业、 交通的发展, 人民向 往整一、 系统的生活, 其神话与此吻合, 也渐渐被编 撰得体系完整、 丰富多彩; 中国过早发展起来的定居 农耕生活, 是一种原始的 “小国寡民” 的自然经济, 一 个个分散的氏族部落, 犹如一处处 “世外桃园” 虽 , “鸡犬之声相闻” 却 , “老死不相往来” 因此, 愚公宁 , 肯子子孙孙搬山不止, 也不愿搬家迁徙。这种封闭自 足、 与世隔绝的农耕生活自然不利于文化的整合, 因 此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神话也只能是零散的、 缺乏

为本文的结语。

注:
①马克?布洛赫:《历史学家的技巧 1》张和声等译, 上海社 , 会科学院出版社 1992 年版, 第 34、 页。② 36 《神谱》张竹明 , 等译, 商务印书馆 1991 年版, 第 29、 页。③参看莱维—— 30 斯特劳斯 《结构人类学》上海译文出版社 1995 年版, 第 223 , 页。④ 〈政治经济学批判〉 《 导言》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 第二 卷第 113 页, 人民出版社 1972 年版。⑤ 《神话研究》百花文 , 艺出版社 1981 年版, 第 65、 页。⑥参见叶秀山 66 《前苏格拉 底哲学研究》第 126 页。 , 三联书店 1982 年版。 ⑦马克思 《摩 尔根 〈古代社会〉 一书摘要》 人民出版社 1956 年版, 第 39 ,
( 页。 ⑧见 《中国神话》第一集) , 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 1987

年版, 第 359 页。 ⑨ 《中国神话?序》同上。 ,

( 作 者 单 位: 青 岛 大 学 文 学 院 中 文 系, 青 岛, 266071)

责任编辑: 冯济*

28


相关推荐

最新更新

猜你喜欢